首页 >>

面对面 | 沙溢:没有中年危机,因为“控油”做的好

扬子晚报·面对面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沙溢今年又“爆”了,除了作为演员,还第一次以导演的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因为这是沙溢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导演作品,自然希望无论是观众还是媒体都能更加关注他的这部参加“国庆大考”的作品,不过采访中,面对记者提问关于演员的中年危机,男演员如何“去油”,与两个儿子相处的育儿心得等“题外话”,沙溢的好脾气、高情商,以及直爽和坦诚也是没谁了,自带的亲近感让人如沐春风。

先来感受一段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与沙溢的现场对话——

K=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

S= 沙溢

K:沙老师,这次拍电影是圆了你年少时的电影梦吗?因为你小时候的家就在那个(沙溢:长春电影厂对面),对,所以你从小就种下了拍电影的种子吗?

S:不是不是,我原本就没有特别想做导演。而是现在生活当中有了一些改变和感悟,才产生了拍电影的想法。但这不是我从小的梦想。

K:你的电影和《小欢喜》里,两个孩子都喜欢天文,是怎么想到这么设置的?

S:其实是特别得巧,我是先拍的《亲密旅行》,然后再去演的《小欢喜》,但是《小欢喜》先播了。看到《小欢喜》里面有乔英子喜欢天文的段落,我就觉得这世间的巧合真是太多了,不过我没跟(黄磊)他们说。另外,《小欢喜》的拍摄地是北京天文馆,其实我的电影当时也想去那边拍,种种原因没去成。后来我们是去宁波一个船舶科技馆找的景。你看,真的就是无巧不成书。

K:你在《小欢喜》和《亲密旅行》里的这两个角色是不是也有共通的地方?都是跟孩子妈妈做对的那种爸爸。

S:还都是渣男,是吗?哈哈哈哈(记者:哎,好像也有点像哦。)那你就写,这电影是乔卫东结婚前的故事。哈哈哈。

K:这次男一号安吉有片酬吗?

S:没有没有,一分都没有。(记者:呀,好惨。那以后安吉会进娱乐圈?)不会,他觉得太累了,压力很大。你看,我们布好了现场的光,小孩在演戏的同时要记好台词,还要记住位置。位置错了,脸上的光就不对,所以对孩子来说,要照顾的东西太多,理解力什么的,对他来说都是超负荷的,所以安吉拍完就宣布“隐退”了。(记者:但是他演得很好。)对吧,他演得很真实。(记者:你片中的车上可以坐两小孩,为啥不把小鱼儿也安排了?)不行不行,安吉7岁,表演辅导就已经很让我头疼了,小鱼儿才4岁,如果也来,那叫给我自己添乱。

K:片尾为什么会设置胡可带着小鱼儿作为彩蛋出现?

S:本来就没设计这个彩蛋,为什么会加呢?是迫于家庭的压力。哈哈哈,我这是开个玩笑。也不是胡可老师的建议,是我拍完后跟一帮朋友聊天,他们说你和老大安吉都演了,嫂子和老二不出现的话,观众总觉得有点遗憾。我想了想,反正电影讲的就是个合家欢故事,彩蛋再出现一下现实中的一家四口,也很合家欢,国庆嘛喜庆,所以才拍了彩蛋。当然了,胡可老师也是没有片酬的哦。哈哈哈。你说男一号安吉都没酬金,胡可你一个客串,要什么钱呢。

K:没想到姚晨客串了一下,“郭芙蓉”与白展堂再次“同框”了呢。

S:对,但电影里实在是没法给闫妮和“大嘴”安角色。其实这么多年了,自打《武林外传》后,我们就很少能在一起同框。上一次同框是姚晨的《都挺好》,我们在电视里,这次同框是在电影里。

K:咱能聊点《小欢喜》吗?我跟你说,你来南京前一天,陶虹老师“叛变”了,给南京大学录视频了,你怎么看?

S:那就证明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呗,我们前后脚都来了。对了,陶虹老师特别给力,她跟我说要包场支持“前任乔卫东”电影大卖。

K:沙溢老师现在还吹萨克斯吗?

S:啊,我不吹了。我吹萨克斯就吹了2年,已经有20年不吹了。(记者:但是你上台演过),对,但我那是临时抱佛脚又拣了拣。现在真不吹了,现在改吹牛了。

K:沙老师现在还折腾减肥吗?你的微博就是一部“减肥史”。

S:减肥成功过啊,拍这部电影前减成功的。不过你看《小欢喜》里面我挺胖,那是因为电影拍完后我就休息了,休息得太好,加上《小欢喜》大部分是在北京的冬天拍的,所以嘛,我最胖的时候拍的《小欢喜》。不过你看我现在,今年过完年就一直在忙电影,自动就瘦了,我呀一忙起来就瘦。

关于中年去油:

“我控油做得好呗”

很多人从2006年的国民剧《武林外传》中的“白展堂”开始喜欢沙溢。其实那之后,沙溢一直不满足于单一的形象,十年间尝试扮演不同的角色——从青年到暮年的市井小民,被自己称为“这个杀手不太冷”的高智商罪犯,潜伏多年的地下党员……后来也上过很多综艺节目,《极限挑战》和《奔跑吧兄弟》等等。

今年暑假,沙溢在《小欢喜》开场的那句标志性的东北腔“英子、开门、是爹地”,加了大头特效般的乔卫东形象被做成表情包在网上传了开来,“看到沙溢的表情我笑出了个鲤鱼打挺。”很多网友表示,这个年过四十颜值持续掉线的大叔,真是让人喜欢得无法自拔。其实大家都知道,《小欢喜》里沙溢饰演的乔卫东,论人设是个典型的中年油腻渣男,沙溢却凭一己之力把他演出了几分俏皮,不少网友感叹“如果不是沙溢演,乔卫东肯定被骂死。”

《小欢喜》中与沙溢演对手戏的陶红评价说“沙溢呆萌呆萌的,开他玩笑他都不生气”。在一个幕后花絮里,她出现在沙溢化妆间,说:“我来看看你没头发还怎么做发型。”沙溢机智回应:“你心仪的对象是不是都这样?”熟悉的人都知道,陶虹丈夫徐峥是个光头。随即两人笑作一团。

好脾气的人在任何年龄段都稀缺,中年男性不摆架子更为珍贵。不过有喜感不表示要一味搞笑到底。沙溢今年在大银幕、小荧屏的表现都得到了证实。

刚刚过去的9月底,一个考验演员和导演的综艺节目放出了一个片花,四位导演用同一个制作班底与同一个演员沙溢在三小时之内制作一个短片。这样的设置,其实是为了展现四位导演的不同风格,然而谁也没想到刚刚放出第一个短片《听·见》,观众就被沙溢的演技惊艳了。短片中,沙溢饰演一个中年上班族,工作、婚姻、生活处处充满了不如意。被观众大呼惊艳的,是短片结尾处的一段哭戏,从他黯然的眼神到颤动的双唇都在述说着一个中年男人的不易。

而在赵薇拍摄的短片《每一个都是你》中,沙溢又化身一位群众演员,他穿着绿色工作服帮助主演完成绿幕特效的样子,弱小、可怜但是莫名地好笑。到了李少红导演的作品《雷雨》中,他更是一人分饰三角,弱小的少年、懦弱的青年与强势的父亲,三个完全不同的角色很难让人相信是一个人饰演的。而且他与郭敬明导演在排戏中的一段视频也曝光,无数网友点赞说“沙溢的情绪管理太好了”。

这就不得不说到,今年暑假再次掀起的关于演员“中年危机”“中年去油”等热点话题,网友一致认为,沙溢的“中年去油”很成功。对此,沙溢跟记者笑说,“因为我控油做得好呗。”他表示,自己没有中年危机,现在比30多岁时还要忙,而且在忙着挑战更多类型的角色。

记者说“你这几年综艺上得挺多”,沙溢忙笑着回说,“一般多一般多,后面不多了”。他告诉记者,下面的计划都是影视剧,“而且都不是父亲角色了,《小欢喜》《亲密旅行》这都是我赶巧扎堆演父亲。你看,我下面要去演一个到深圳打工的小人物,后面的一部戏演一个刑警队长。”记者笑说,“你这自带喜感的,刑警队长这么严肃,可咋演?”沙溢笑说,可能他们就需要这样的吧。而电影导演方面,目前无计划,因为确实要自己有感而发才能导。

关于家庭:

我是一个很粗线条的男人

《小欢喜》中乔卫东这位父亲把自己的家改造成乔英子的秘密玩耍基地,陪孩子玩是乔卫东的育儿心得。那现实中呢?沙溢告诉记者,用胡可老师的话来说,“我在家啥也不管,只负责陪孩子玩。教育是妈妈的事,陪玩是我的事。”

沙溢说,现实中他真没啥育儿心得,“我不是特别会总结生活中与孩子的点点滴滴,我是一个很粗线条的男人,心思不细腻,不会观察和总结孩子的那种。我呢,就是会跟他们玩和疯,喜欢带他们去户外,虽然我个人也不是很会运动,但我希望他们是运动型的。”

在两个孩子的学习方面,沙溢告诉记者,“我觉得吧,谈学习就伤感情,就像朋友谈钱伤感情一样。所以我尽可能不想他们学习的事。虽然他们成绩还可以,但很多父母对孩子的成绩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所以我就不去要求那么高了。”

所以沙溢在生活里质朴老父亲的人设吗?沙溢笑说,那是全国人民给他的定位。“一般来说,父亲对儿子都很严厉。我们仨大部分时间是朋友,出现原则性问题时,比如没写作业啊,他们还是很怕我生气的。日常生活中,他哥俩在我面前,如果不犯错误的话,状态是很放肆的。”

另外,沙溢与胡可这位娱乐圈夫妇,一直是很多网友心目中爱情的样子。此前沙溢与胡可曾一起合作过电视剧,沙溢透露,他与胡可在其他领域也有合作,比如今年8月在“2019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演出季”上亮相的话剧《革命之路》,就是他们夫妻俩主演的,探讨婚姻的本质。他还透露,下面也会举行全国巡演。

文 |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

摄 | 新华全媒体视觉中心 范俊彦

编辑 | 陈申 盛慧梅

文章来源:李心草落水前监控

标签:日本取消阅舰式,林书豪40分6篮板,无锡成功运输有限公司,导演亲自试戏的样子,南京一公寓局部坍塌